府院大动作准备处罚我国滑冰女将黄郁婷言行不当,甚至称她损害国家荣誉,从14岁开始,代表国家征战的黄郁婷将情何以堪?这一连串的政治操作,是借此杀鸡儆猴,或是铺陈中华奥会更名?体育赛事若以意识形态为主导,这条路在国际间恐怕愈走愈窄,运动员将无战场可战,政府对不起运动员,也对不起国人。

在黄郁婷闹出风波前,中华队参加本届北京冬奥早被有心人士刻意操弄,数度在媒体上放话不惜抵制参加,临到开幕典礼前夕,中华奥会突然以防疫与选手行程紧凑为由,宣布不参加开闭幕典礼,过往在冬奥从未发生的情况,却在北京冬奥发生了。

随后中华奥会收到国际奥会的柔性劝说,要求所有国家应遵照奥林匹克宪章第27.3条规定,履行参与奥运相关责任,包含参加开闭幕,更引用北韩拒绝参加东京奥运遭到停权为例,中华奥会才又答应参加开闭幕。

中华奥会陷入这般进退维谷的局面,只有在民进党执政下才会发生。据了解,中华奥会死守奥运宪章,早就为府院所不喜,处心积虑欲介入中华奥会运作,但中华奥会去年底才完成改选,新任主席林鸿道还有3年多任期,人事改组不易,府院只能以黄郁婷为祭旗。

事实上,民进党政府更名运动从未停歇,“东京奥运正名公投”虽未过关,又有人推动2024年巴黎奥运正名公投,殊不知如果中华台北队若改名为台湾队,无视于《洛桑协议」,换来的只会是停权或禁赛。

民进党擅长在国内操弄政治议题,却忽视台湾在国际体坛的特殊地位,“政治归政治、体育归体育”这句老话,其实是我国运动员抵抗外界打压的护身符,民进党若不能认识这个现实,受到伤害、丧失国际竞技机会的,就是想要为国争光的运动员了。

主计处曝平均薪资达5.5万 蓝委痛批民进党:别再澎风了
民进党议员初选风波 蔡易余:将提案订定反渗透条款